86.8%受访青年期待陪护父母得到更多社会支持

时间:2019-09-11 12:38:18 作者:蒙城莨头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9月以来,中南文化已经回复了5份问询函,对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少忠因其控制的中南重工资金紧张,指示上市公司财务人员开具虚假商业承兑汇票,并通过贴现转入指定的第三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事项进行披露。

“80后一代的父母年龄大概在65岁左右。他们目前没达到高龄老人的年纪,还属于比较年轻的老人,主要需要子女在心理上给予陪护。但再过几年,就会需要生活上的陪护照顾。对于子女来说,这种压力会更大。”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分析,独生子女的父母年老后,对孩子生活上、心理上的依赖更大,对于独生子女来说陪护的压力也就更大。

“如果以后我父母需要我陪护,我能轻松请假就很不错了。”郭香香了解到,很多地方推出了独生子女陪护假,她希望能够落实好这项政策。

调查显示,没时间(68.1%)被受访青年认为是陪护父母的最主要困难,其次是人手不足(50.7%)。其他问题还有:没有足够的经济收入(47.5%),离家远(42.1%),医疗和护理资源缺乏(25.8%)和老人异地医保难报销(14.4%)等。

缓解年轻人陪护父母压力,58.4%的受访青年希望企业增强对员工的人文关怀,准许请假陪护父母,53.1%的受访青年建议建立独生子女家庭养老补贴制度,48.2%的受访青年建议落实独生子女护理假。其他建议或期待还有:依托社区力量,发展养老机构(44.8%),规范养老产业的发展(35.9%),完善老年人社保异地对接(28.4%)和营造尊亲尊老的社会氛围(18.4%)等。

小李琳因为早些年出演一部很火的古装剧《上错花轿嫁对郎》里面杜冰雁而走红之后,和比她小六岁的经超在一起。

调查显示,91.1%的受访青年担心无法陪护父母,其中29.9%的受访青年表示非常担心。交叉分析显示,受访青年中,独生子女(92.6%)对这个问题更加担心。

车是摆摊的摊贩留下的“僵尸”汽车不仅影响出行,还存在安全隐患,垂杨柳东里小区就有不少。银灰色的“东南”牌面包车已停在垂杨柳东里1号楼西巷口有大半年了,该车无牌无证,车胎没气,车里堆满了桌椅。“这车是原来在路口店面前摆摊的摊贩留下的。”居民牟大爷介绍,车主之前在路口夜市摆摊,每天晚上收摊后就将桌椅放在车里。后来路口不允许摆摊设点,该车就不再挪动了。新京报记者拨打了该车挡风玻璃上的“挪车电话”,对方表示,自己刚使用该号码,也没有废弃的车辆。

58.4%受访青年希望企业增强对员工的人文关怀

家住江苏海安的韩伟(化名)眼下就面临着非常严峻的陪护长辈的问题,“我公公肝和肾都有问题,目前依靠昂贵药物维持,要定期去大医院复诊,一去就是三四天。我妈妈心肺功能不好,慢阻肺,依靠呼吸机辅助。家里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照顾。赡养和照顾两代老人的压力都在我和爱人身上,好在我老公工作比较自由,不要坐班,陪老人检查、陪床等都是他。”韩伟说,目前她最担心家中老人生大病。

魏文觉得现在人们对保姆、护理的需求很多,但是这个行业还存在着不少问题,他希望家政行业可以实现产业化、规范化的发展,以减轻年轻人照顾父母的压力。

91.1%受访青年坦言担心陪护父母问题

郭香香(化名)是北京某高校博士生,今年年初,她的外公生病了,由家人轮流照顾。“我妈妈和她的3个兄弟姐妹一起照顾老人都很不容易,当时我就想以后我一个人要怎么照顾爸妈”。

中午11点多,两台手术顺利结束。此时,下一组病人的术前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下午4点多,第三、第四台手术准备启动,晚上9点,又两台手术结束。间隙,医护人员“见缝插针”地眯一会儿。晚上12点多,第五、第六台手术开始准备,4月7日凌晨4点多,手术结束。此时,参与手术的医护团队已经在医院连续工作了几乎一天一夜。为了能让手术护士和麻醉医生们松口气,第二天上午的第七台手术中换了一批人。到下午2点,手术全部结束。至此,十多位泌尿外科的医生们同时接力完成了7台移植手术,手术患者最年轻的33岁,最大的56岁。

调查显示,为了陪护赡养父母,53.2%的受访青年会定期让父母体检,预防和提早发现疾病,53.4%的受访青年会寻找适合的养老或护理机构,52.5%的受访青年会理财,预留足够的资金,32.8%的受访青年会与父母住在一起,不让父母“空巢”,26.2%的受访青年会定期休假回家陪伴父母。

图为“探伤工”在对道岔和焊缝进行防断检查。 张中海 摄

图为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发表了主旨演讲。 陈超 摄

因为嫌疑人当时还与这些女子保持亲密关系,民警就让其中一名女子约见了该男子,最后这名男子如约出现了,民警就当场将其带回公安机关审查。

调查中,86.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对年轻人陪护父母给予一定的支持。

吴洪洋认为,要全面把握共享单车发展的“上限”和“底线”,避免“自说自话”。共享单车在一个城市健康发展,有“三条线”须遵守。一是城市合理总量的“上限”,发改委文件指出,要统筹考虑市场需求、城市承载能力等因素,科学测算并设定总量规模,不能是哪家企业不顾公共利益,打破行业自律,恣意违规投放;二是城市要走公共的、集约化的交通方式,要统筹规划、发挥组合协同效应,共享单车、公交、地铁各自占比多少合理,是科学问题,需要进行科学论证,同时也要随着城市出行需求的变化进行定期调整,不能是哪种业态、哪家企业站在自身角度“自说自话”。三是共享单车不能触碰社会秩序的“底线”,在城市投放总量科学确定后,通过公平、公正、公开的服务质量评价体系,将企业的评价结果与投放规模、市场准入退出挂钩,循序渐进、动态调控,让诚信、理性经营的企业“良币驱逐劣币”。

项家奶奶六年前患肺癌,切除部分肺叶,去年复发,转移至骨头,生活自理能力变差,秦正芬一肩负起主要照顾的责任。两个月前项家奶奶突然癫痫发作,癌细胞转移脑部,住院及看护费用每月超过七万元(新台币,下同)。

1月21日,Z112列车硬卧。40岁的黑龙江人于先生半年前全家搬到海南生活。回家看望老人的他还没习惯南方的饮食,扛住压力买个房是未来的主要目标。

“过段时间他们又给我涨回来了。因为毕竟我有女朋友,跟女生在一起又不能让女生掏钱,他们也怕我为了保证我和女朋友的生活质量但又因为生活费不足而去搞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情,比如贩毒啊赌博之类的。所以,我的生活费就是因为他们的想法而时高时低。”小阳说道。

《实施意见》提出,简化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程序,将申请和变更的审批平均时限分别缩短至20个工作日和15个工作日。提高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信息系统应用水平,实现许可备案事项网上统一办理。

一名艺考生与家长匆忙赶往考场。 孙婷婷 摄

从今年6月25日至12月7日,旅游投资集团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累计增持公司股份数量269.27万股,累计增持金额3104.684601万元,累计增持数量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5%。

韩伟一直在考虑陪护父母和养老的问题,“我们是80后,父母接受不了去养老院之类的机构,我们也不会这样做,顶多就是请保姆在家照顾。但我们这一代观念就不太一样,想以后去养老院,尽量不给子女添麻烦”。

韩伟希望能有一些减轻年轻人养老经济负担的政策,“比如医保报销、异地结算、农保等,这些政策力度再大点就好了”。

张宝义分析,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子女和父母可以更好地沟通联系,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心理层面的陪护压力。但对于独生子女一代来说,单纯依靠子女个人来完成陪护父母和父母养老问题是行不通的。“因此我们提倡通过社会化的力量来实行集体化、成品化和规模化的养老。这并非是让老人都去住养老院,而是在家中、在社区中形成一种规模化的养老”。

(编辑:吴彦鹏 严玉洁 李玲)

独生子女一代的父母纷纷步入老年,一些甚至已是高龄老人。目前,各地区陆续出台带薪护理假,以方便子女陪护老人。不过独生子女陪护老人、为老人看病依然面临许多困境,比如人手不足、距离远,尤其是“双独”的情况,照料老人的压力更大。

2018年世界跆拳道大满贯冠军系列赛海选赛首站比赛今天在无锡太湖国际博览中心结束。图为比赛精彩场面 主办方

台湾政治学者胡佛现为“中研院院士”、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他研究专长为宪法学、政治文化、选举行为、政治参与、政治变迁等领域,曾于1989年与杨国枢、张忠栋、李鸿禧等自由派学者创办政治评论社团“澄社”。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孙山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湖南吉首上大学的田灿(化名)对记者说,虽然自己还在上学,暂时没有陪护照顾父母的压力,但是作为独生子女,每当看到新闻或者一些影视作品中提到有关养老和陪护父母的内容,她还是会感到有压力。

中国移动表示,将全力以赴、抓紧推进高速宽带城乡全覆盖、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以及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等措施要求落地实施,推动“互联网+”发展,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18~35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1.1%的受访青年担心无法陪护父母,没时间(68.1%)和人手不足(50.7%)被认为是陪护父母的主要困难。86.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为年轻人陪护父母给予一定的支持。

姐妹街头被撞

中新网11月13日电 据外媒报道,近日欧洲议会议长安东尼奥·塔亚尼(Antonio Tajani)表示,英国“脱欧”应支付的“分手费”数额至少应为600亿欧元(约合4600亿元人民币)。

渡边雄太将成为第二名参加美职篮比赛的日本球员,第一名进入美职篮效力的日本球员田卧勇太曾在2004年为菲尼克斯太阳队出场4次。

西安某高校青年教师魏文(化名)表示,随着父母年纪越来越大,自己也更加担心陪护父母和养老的问题。“现在他们来西安帮我装修,和我住在一个城市,以后他们有可能会回老家。老人年纪大了,我很担心他们一旦生病要怎么陪护他们,尤其是经历了我外公生病去世,就更加担心这个问题了”。

参与本次调查的青年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27.3%,二线城市的占50.8%,三四线城市的占18.7%,城镇或县城的占2.2%,农村的占1.0%。受访青年中,独生子女占78.3%。

张宝义认为,需要从大的规划角度,将住宅建设、市场和社会组织、医疗卫生等统筹规划,形成一个养老体系,比如建立电子档案通讯网络,及时了解小区老年人的情况。“在日本,一些家庭的马桶上装了感应器,如果老人一天都没有去卫生间,那么子女在手机上就会收到提示。”张宝义认为,通过社会化、规模化养老体系的建立,可以进一步缓解和分担独生子女的陪护和养老压力,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照顾下一代上,进而完成历史性的人口转移。

好丽友出品了“蘑古力”,我们在市场上看到了类似的“蘑菇天使”。